前文“河图洛书与五行的起源”讲述了五行是阴阳二气的具化,也是先祖对宇宙自然规律的一种简化、系统的模型构建,是基于太极分合思维中的五分法揭示宇宙万物万事多样性的有机统一的规律。

从阴阳生胜之理发展到五行生克之理是思想史上的一次重大飞跃,它使人们对事物和现象的认识从单线联系发展到网络状或立体状的多样联系,这里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传统的太极分合思维方式的优越性。

在五行结构的太极中,每一行都和其它四行发生着相生、相克、被生和被克的关系,五行之间既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使太极处于一种生生不息的辩证的动态平衡和化生中。

这就使它在阐释万物万事的整体性、丰富性、复杂性、结构性、有序性、动态性、系统性等方面具有了化繁为简的独特功用。

因为事物的联系是客观的、普遍的,同时也是多样的,在一个巨系统中,总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现代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等,都可以在五行学说中找到雏形。所以五行学说对于认识复杂多样的自然现象、社会现象和思维现象,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五行之间的动态性体现在质变和量变两个方面,五行之间从性质上讲存在生克关系,使得每行的发展必然会由量变发生质变,五行之间一系列的变化关系可以总结为“生克乘侮”

五行相生是指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

五行相克则指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

“乘”是乘虚而入,“侮”是欺侮。

五行相乘就是以强凌弱,过度克制。

当五行中的某“一行”本身过于强盛,可造成被克的“五行”克制太过,促使被克的“一行”虚弱;又或者五行中的某“一行”本身虚弱,因而克制它的“一行”显得相对的增强。

五行相侮就是“反侮”,反制克自己的那一行。

由于五行的某“一行”过于强盛,对原来“克我”的“一行”进行反克;或者由于某“一行”十分虚弱,不能克制其相对的“一行”,反而受到了克制。这两种情况就叫反侮。

玄学堂

相乘和相侮可以说是异化的五行生克关系。

下面详细介绍一下五行之间的生克乘侮关系:

一、金旺得火,方成器皿;火旺得水,方成相济;水旺得土,方成池沼;土旺得木,方能疏通;木旺得金,方成栋梁。

二、金赖土生,土多金埋;土赖火生,火多土焦;火赖木生,木多火炽;木赖水生,水多木漂;水赖金生,金多水浊。

三、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盛水缩;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熄;土能生金,金多土变。

四、金能克木,木坚金缺;木能克土,土多木折;土能克水,水多土流;水能克火,火多水热;火能克金,金多火熄。

五、金衰遇火,必见销融;火弱逢水,必为熄灭;水弱逢土,必为淤塞;土衰遇木,必遭倾陷;木弱逢金,必为砍斫。

六、强金得水,方挫其锋;强水得木,方泄其势;强木得火,方化其身;强火得土,方止其焰;强土得金,方制其害。